首頁 > 金融 > 正文

南京銀行百億定增動態:江蘇銀保監局同意后,證監會發出反饋意見

2019-10-22 19:03:4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謝水旺

南京銀行定增一事又有新動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證監會官網獲悉,2019年10月11日-2019年10月17日,證監會發行監管部共發出南京銀行等5家再融資申請的反饋意見。

對于南京銀行再融資申請的反饋意見,具體如下:

1、請申請人補充說明:(1)最近一期末,逾期3個月以上貸款未劃歸不良貸款的金額及占比情況,未劃歸不良貸款的原因及合理性。(2)最近一期末,是否存在重要客戶貸款出現債務危機、但仍未將相關貸款劃分至不良貸款的情形。(3)報告期內關注類貸款遷徙率的變動情況,并對比同行業、同規模上市公司,說明上述指標與可比公司是否存在重大差異。(4)貸款五級分類中,各類別貸款的劃分依據及具體比例,劃分為不良類貸款是否充分、完整,相關減值準備是否與貸款的實際情況相符。(5)不良貸款余額逐年上升的原因及其風險應對措施。請保薦機構發表核查意見。

2、報告期內,公司不良貸款率較低,撥備覆蓋率較高,且核銷貸款減值準備金額較高。請申請人:(1)結合同業可比公司情況,說明不良貸款率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貸款劃分是否真實謹慎。(2)貸款減值核銷是否謹慎合規,是否對不良貸款金額的真實性準確性構成影響。請保薦機構發表核查意見。

3、請申請人補充說明:(1)最近一期末,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貸款余額及占貸款總額的比例,是否均為正常類貸款。(2)是否存在地區、行業集中風險,如何防范及應對。(3)是否存在其他對公司經營有重大不利影響的經營風險,如何應對。請保薦機構發表核查意見。

4、報告期內,申請人經營活動現金流波動較大。請申請人補充說明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波動較大的原因及與凈利潤的匹配性,最近一期為負值的原因及合理性。請保薦機構及會計師發表核查意見。

5、報告期內,申請人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余額增長較快,債券投資金額增長較快,且投資金額遠超貸款金額。請申請人補充說明:(1)最近一年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的主要內容,增長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請說明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對應的投資收益情況。(2)債券投資金額較大、增長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資情況、收益情況、相關減值準備計提是否充分。請保薦機構發表核查意見。

6、請申請人補充說明報告期內公司是否存在開具無真實交易背景票據的情形,是否對本次非公開發行造成不利影響。請保薦機構發表核查意見。

7、請保薦機構核查申請人分紅情況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有關規定,并對申請人是否落實《關于進一步落實上市公司現金分紅有關事項的通知》、《上市公司監管指引第3號——上市公司現金分紅》發表核查意見。

8、申請人披露,本次非公開發行的發行對象為四名特定投資者,分別為法國巴黎銀行、紫金投資、交通控股和江蘇省煙草公司。請申請人補充說明:(1)上述四名特定投資者的認購資金來源,是否存在對外募集、代持、結構化安排或者直接間接使用申請人及其關聯方資金用于本次認購的情形;(2)是否存在申請人直接或通過其利益相關方向四名特定投資者提供財務資助、補償、承諾收益或其他協議安排的情形;(3)認購對象的股份鎖定是否符合監管要求。請保薦機構和申請人律師對上述事項進行核查,并就信息披露是否真實、準確、完整,是否能夠有效維護公司及中小股東合法權益,是否符合監管要求發表明確意見。

9、申請人披露,本次非公開發行的發行對象包括法國巴黎銀行。請申請人補充說明,法國巴黎銀行是否應當根據《關于外國投資者并購境內企業的規定》和《外國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戰略投資管理辦法》履行相關審批手續。請保薦人和申請人律師發表核查意見。

10、申請人披露,申請人及其分支機構報告期內受到行政處罰多起,特別是江蘇銀保監局以蘇銀監罰決字[2018]1號文對公司作出罰款3,230萬元的處罰。請申請人以列表方式補充披露報告期內受到的行政處罰情況和整改情況。請保薦機構和申請人律師核查,并就是否存在《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辦法》第三十九條規定不得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情形,發表明確意見。 

此前,8月30日,南京銀行公告稱,近日,南京銀行收到江蘇銀保監局《中國銀保監會江蘇監管局關于南京銀行非公開發行股票方案及江蘇交通控股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的批復》(蘇銀保監復【2019】451號),江蘇銀保監局同意公司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方案,非公開募集不超過1,524,809,049股的股份,募集資金不超過11,619,044,954元(約116億元)人民幣,并核準江蘇交通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東資格。南京銀行將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履行申報程序,并將依法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

南京銀行定增一事并非一帆風順。

2018年7月底,南京銀行140億定增曾意外被否。(詳見:2018年8月1日《南京銀行140億定增“罕見”被否 引發市場揣測》)。

“對銀行的發展而言,資本制約是一項很重要的因素,盡管我們的資本充足水平不降反升,但還是相對較低。”今年5月,南京銀行董事長胡昇榮在業績說明會上坦言,“這是我們的一塊心病,必須要下決心解決資本補充的問題,否則對全行現在和未來的發展都是不利的。”

2019年5月,南京銀行再拋140億元定增方案。(詳見:2019年5月21日《南京銀行再拋140億元定增方案,交通控股擬認購10億股》

不過,到了8月,定增方案又出現變化,紫金投資悄然退出,募資金額亦從140億元降至116億元。

2019年2月1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堅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同時,支持商業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金,提高永續債發行審批效率,降低優先股、可轉債等準入門檻。支持基金、年金等參與銀行增資擴股。會議強調,資本金得到補充的商業銀行要完善內部機制,提高對民營、小微企業貸款支持力度。

編輯:謝水旺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