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清欠民企賬款調研: 優化支出結構、盤活資產、貸款置換多管齊下

2019-10-23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據新華社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10月21日出席進一步做好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全國電視電話會議并講話。劉鶴表示,目前進展總體順利。同時也要看到,各地工作進展不平衡,存在的問題依然不少,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拖欠款主要為政府部門及國企拖欠的工程款和物資采購款。去年底以來,各地通過統籌財政資金、優化支出結構、盤活資產、發行專項債等多種方式完成清欠。部分拖欠工程款也被認定為隱性債務,這部分拖欠款可以通過置換完成清欠。

劉鶴在上述會議上強調,進一步做好清欠工作是一項重要政治任務,不僅事關政府信用,更與經濟增長、社會預期、就業民生密切相關,“市場講信用,欠債必還錢,責任要落實。要強化督導檢查,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加強跟蹤評估,確保今年清欠任務全面完成。”

“拖欠不僅包括企業之間貨款和資金的拖欠,也包括政府投資項目拖欠企業的工程款和貨款。”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研究所體制政策室主任吳亞平表示,“很多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產品市場有需求,自身經營也不錯,如果政府或國企及時解決了欠款,小微企業將更具活力,因此清欠工作確實具有重要意義。”

圖/甘俊 攝

清欠進行時

某建筑類央企融資部人士介紹,一般工程項目是項目核算制。往往欠下游民企的資金主要是上游(城投、政府部門)的錢沒到,單個項目往下付款存在壓力,進而形成對民企的欠款。

另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近兩年隱性債務管控從嚴,地方融資平臺資金緊張。在此背景下,融資平臺對各類款項的償還順序如下:公開債券、信貸、信托等資管產品、租賃、應付工程物資款。

“公開債券違約與否涉及到當地的融資環境,地方政府肯定力保。” 上海某中型券商資管部債券交易員對記者表示,“現在地方資金周轉壓力很大,下游應付款延遲支付很常見。”

為支持民營企業發展, 2018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務院減輕企業負擔部際聯席會議清欠工作方案的通知》,對清欠工作做出了總體安排,清欠工作由此展開。從一些地方的工作來看,清欠工作進度不錯。

安徽省池州市2019年第二季度對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的專項審計調查結果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該市已償還欠款2.09億元,剩余0.82億元。按此計算,進度已完成72%。

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國資委的一份報告稱,當地國資委監管國有企業涉及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問題共5戶,拖欠金額共計9675.16萬元。經過努力,截至2019年10月12日,已還賬款6705.32萬元。這意味著清欠進度達70%。

浙江嘉善縣經信局網站的一篇文章稱,截至9月底該縣共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1901.46萬元,已償還1901.46萬元,清欠工作完成率達到100%。

一些地方的數據亦披露了相關欠款結構。河南省鄭州市上街區的一份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當地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總額1.12億元。從拖欠主體來看,主要是政府部門及國有企業;從拖欠類型來看,主要集中在工程建設款;從拖欠的時間來看,主要集中在1年以內。

對于拖欠原因,這份審計報告分析稱,因為落實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影響,再加上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形勢嚴峻,民生支出、重點項目建設等資金需求較大,收支矛盾異常突出。

多舉措清欠

劉鶴在10月21日的電話會議上強調,市場講信用,欠債必還錢,責任要落實。要強化督導檢查,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加強跟蹤評估,確保今年清欠任務全面完成。

中部省份某省會城市城投公司城建部負責人介紹,去年末已經開始清欠,因為年底的這個時間點尤為重要。“元旦、春節臨近了,需要及時完成清欠,保證中小企業拿到賬款,然后發工資,這是重要的民生問題。”他說。

此前地方亦探索出多種清欠方式。“如果沒有收到上游的賬款,清欠的話一般是自己先從‘牙縫’里擠一點出來,勻給下游民企,償還一部分。”前述建筑類央企融資部人士表示,“公益性工程建設資金主要來源于政府部門,但現在地方財政資金也不是很充裕。”

記者了解到,統籌財政資金完成清欠是重要的措施。在財政收入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優化支出結構就顯得很重要。

銀川市的一份答復稱,該市每年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收部分的50%專項用于清理工程欠款。同時,按照壓縮50%的標準安排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運行費,按照壓減20%的目標壓縮一般公用經費支出,壓縮的財力優先清償已完工結算工程欠款。

一些地方采用處置資產的方式清欠。廣東省惠東縣政府網站的一份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情況文件顯示,當地某鄉鎮尚有600多萬未清償,當地擬將760畝漁塭招標,所得資金用于償還欠款。

記者了解到,在去年8月對隱性債務的認定中,部分政府部門、事業單位、融資平臺形成的拖欠工程款也被認定為隱性債務。因而這類拖欠工程款的償還兼具隱性債務化解和民企賬款清欠的雙重含義。

一些地方財政局提出,引導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規模下,按照市場化原則依法依規發放合適的貸款產品向地方平臺公司提供融資支持,以解決拖欠問題。這類操作實際上是隱性債務置換,即用銀行貸款置換拖欠款。

此外,地方政府債券資金也可以用于支付拖欠款。如陜西省青木川鎮南壩村陜南移民安置點項目共收到專項債券資金1541萬元,該資金主要用于償還拖欠此項目施工單位的工程款。

今年1月份,財政部部長助理許宏才(時任,現為副部長)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財政部將指導和督促地方將專項債券資金重點用于急需資金支持的方面,優先用于解決在建項目“半拉子工程”、存量隱性債務項目政府拖欠工程款問題等。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