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小眾業務有大意義 保險“以房養老”5年129單

2019-10-23 11:59:38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李致鴻

“2014年7月,原保監會正式啟動了居民個人住房反向抵押保險試點,試點已經超過了五年,總體來看,試點運行是比較平穩的。目前,共有幸福人壽、人民人壽兩家公司經營個人住房養老反向抵押保險的業務。到2019年9月末,反向抵押保險期末有效保單129件,共有129戶家庭191位老人參保,參保老人平均年齡71歲,戶均月領養老金7000余元,最高一戶月領養老金超過3萬元。”10月21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如是介紹。

“以房養老”種類眾多,在保險領域體現為反向抵押保險,即擁有房屋完全產權的老年人,將其房產抵押給保險公司,繼續擁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置權,按照約定條件領取養老金直至身故;在身故后,保險公司獲得抵押房產處置權,處置所得優先用于償付養老保險相關費用。

目前,幸福人壽在售的“以房養老”保險產品是一款非參與型反向抵押保險產品,即保險公司不參與分享房產增值收益,如果房產實際增值超過了未來通過處置房產來償還的養老保險相關費用,多出部分不歸保險公司,而是歸屬投保老人指定的相關權益人(繼承人或受遺贈人),但保險公司壽承擔房屋下跌風險,即繼續按照已經約定的金額給付養老金,養老金給付總額不會減少,不受房價下跌的影響。

黃洪表示,總體來看,反向抵押保險成為首個形成一定規模的“以房養老”金融產品,保險業逐步探索出一條老年人房產融資養老的新路,滿足了老年人居家養老、增加養老收入、終身領取養老金的三大核心需求,得到了投保老人的普遍認可。正如你所說的,“以房養老”在目前雖然試點五年多,總體運行平穩,但是規模不是很大。

幸福人壽“以房養老”保險業務負責人陳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是一項創新金融業務,在老齡化日益嚴峻的境況下可以將有限的社會資源轉化為養老資源,為老人養老提供多一種選擇,在“養兒防老”觀念深厚的社會大環境下,老人了解和接受新生事物需要一個過程。“這是業務開展中面臨的最大挑戰。”

黃洪認為,主要原因有四個方面:一是反向抵押保險是一個小眾業務。從國際來看,“以房養老”也是一個小眾業務,有條件、有需求、有意識使用這種養老方式的人群比較少。從全球來看,居家養老是絕大多數,其他方式的養老,包括以房養老都是極少數,所以本身是一個小眾市場,小眾市場就不能像大眾市場一樣追求規模。

二是傳統觀念的影響。在大部分人的觀念中,房屋是家庭最主要的財產,應該由子女等后輩繼承,這種傳統觀念決定了“以房養老”不可能成為大眾養老的一種方式,但是更多體現為為老年人增加了一個養老的選擇。

三是配套政策還不完善。比如,抵押權、繼承權的處置等規定,以及在房產抵押登記、交易稅費、辦理公證等方面都還存在一些問題。

四是保險公司經營能力有待提升。反向抵押保險是創新型保險業務,缺少基礎數據,風險因素復雜,對于保險公司合理定價、風險管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商業保險公司在這方面的能力不足、準備也存在著不足。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首先,“以房養老”突破了傳統的養老觀念和住房觀念;同時,在法律與配套政策上,有些環節的法律法規還存在著空白或不足,并且業務環節復雜,存續期長,涉及房地產管理、金融、財稅、司法等多個領域;在風險管控上,存在長壽、利率、房地產市場波動、房產處置、法律等風險;而且對保險公司的能力要求高,房屋評估、盡職調查、抵押登記、業務公證,涉及多個部門和外部機構,不同地區的流程和操作要求也不盡一致;此外,還有一部分老人的房產無法上市交易,無法辦理抵押登記手續。

對此,黃洪透露,下一步,我們準備從四個方面完善這項制度:一是進一步評估五年來的實踐經驗,完善相關的監管政策。二是疏通發展堵點,解決配套政策不到位的問題。三是加強正面宣傳,鼓勵有條件、有意愿的老人選擇“以房養老”這種方式。四是重點抓好保險公司自身能力的建設,特別是精算、定價和專業隊伍的建設。

編輯:李致鴻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