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非洲“一帶一路”投資進入“2.5階段” 渣打200億美元業務目標已超額完成

2019-10-23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曉

從烏干達首都坎帕拉機場到市中心,原本兩個半小時的車程,由于中國企業幫助修建的快速公路,車程縮短至半小時。

渣打銀行企業及金融機構客戶部跨國企業非洲地區董事總經理 Tejinder Singh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帶一路”給非洲地區擺脫貧困、改善民生帶來了顯著效果。非洲多家機場由中國企業改造或修建;熱愛足球的非洲人民,可以在中國企業修建的一流場館觀賞比賽;還有電信基礎設施、通訊技術的應用以及平價智能手機的普及,使得非洲人民更方便獲得金融服務。

全球貿易增長受到挑戰之際,海關總署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國與“一帶一路”共建國家進出口總值6.65萬億元,同比增長9.5%,高出同期我國外貿整體增速6.7個百分點。

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總行副行長魯靜表示,該行在“一帶一路”國家的業務增長遠高于上述增速。“我們感受到增長是更強勁的。”

中非之間的貿易、投資機遇與風險有怎樣的變化?魯靜及Tejinder Singh、渣打銀行非洲地區高級副主席Bola Adesola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帶來了最新的解讀。

基建融資缺口每年近千億美元

渣打是為數不多將“一帶一路”作為集團戰略重點的國際銀行。2017年12月,渣打宣布在2020年底前要參與至少2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相關項目,協助提供融資。最新消息是,這一目標在2018年已超額完成。

具體來看,其中50%以上的項目涉及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主要位于非洲和南亞國家,其次是旨在改善民生的能源、水及廢物處理項目。

Tejinder Singh介紹,據非洲開發銀行集團統計,非洲地區每年基建需求達到1300億美元到1700億美元,預計融資缺口680億美元到1080億美元。融資缺口也是吸引投資的機會。

在肯尼亞,由于首都內羅畢到濱海城市蒙巴薩的道路狀況限制,蒙巴薩主要吸引國外游客。由于中國路橋集團修建的鐵路,將兩地行程縮短至4個多小時,國內游客帶動了蒙巴薩旅游業的發展,旅館開始爆滿。Tejinder Singh表示,蒙巴薩地區脫貧和經濟的發展,基建的改善起到重要作用。

“肯尼亞的愿景并不是成為旅游國家,而是東非門戶。”魯靜表示。要成為門戶,就必須能讓物流從海上、空中、大陸通過肯尼亞進入非洲。通過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進而帶動貿易流、資金流,帶動服務業。中資企業助力了肯尼亞成為東非門戶的夢想。

魯靜表示,“一帶一路”在第一階段是能源、資源類的投資,第二階段是路、橋、港口、碼頭等基礎設施建設,第三階段是制造業轉移,服務業也會跟進。“我們覺得現在處于2.5階段,除了能源、基建、生產建設外,現在整個金融科技、生物醫藥等產業也在逐步進來。”

Tejinder Singh提到,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前不久帶領中國代表團參加肯尼亞的一場峰會,帶來了一系列數字經濟和金融科技方面的項目。非洲地區多個國家的移動支付實現跨越式發展。

在Bola Adesola看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開始重視在當地的教育和技能培訓,這意味著中國企業注重在當地長遠、共同發展。基建設施投資只是第一步,而人才的培養、素質的提高對非洲國家的長期發展和脫貧更重要。

強調項目投資收益

盡管還未統計2019年度項目數據,但魯靜表示,預計2019年度參與的“一帶一路”項目不會比2018年少。在項目推進中,可以感受到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都更加商業化、理性、謹慎,且更公開透明。

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成為縮小非洲基建缺口的可行之道。統計顯示,2018年私人投資參與撒哈拉以南非洲基建項目達到77億美元,比2017年多出近兩倍,并且是2014年以來最大投資額。但同時,項目可持續性和投資收益越來越被強調。

“一帶一路”的投資機遇與風險緊隨。Bola Adesola提到,首要是政策風險,例如合同履行、營商環境、監管政策變化等;治理風險,包括反腐、中資公司進入市場后注冊和登記方面的風險;地緣政治風險,即安全問題;以及外匯和貨幣風險等。

例如,如果一國政府實施票價管制,則鐵路建設投資者就很難從車費中獲取回報。又如某國長期債務市場欠缺,用當地貨幣計值募集投資資金時就有一定障礙。有大型項目還曾因當地政府相關企業經營風險而陷入困境。

魯靜透露,在傳統銀行工作之外,了解項目是否符合國家戰略、是否在其有限的預算中都十分重要。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