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今年前九月風電發電量同比增9% “平價上網”催生風電新時代

2019-10-23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綦宇

“面向‘十四五’,可再生能源應該由高速度向高比例發展,怎么去實現高比例發展應該是我們業界需要思考的問題。”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委員李俊峰表示。

10月21日,2019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暨展覽會開幕式正式召開,會上李俊峰肯定了“十三五”時期中國風能的發展,并對未來的行業方向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2018年是中國“十三五”的倒數第二年,風電迎來了“平價上網”的時代,并且現在風電已經成為全球最便宜的發電電源,將和光伏一道改寫歷史。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能源能與風電、光伏發電競爭,盡管后者比例很小,但是每年的新增規模在全球已經排在了首位。

10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國家能源委員會主任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家能源委員會會議。李克強在會上強調,要立足我國基本國情和發展階段,多元發展能源供給,提高能源保障水平。發展水電、風電、光電等可再生能源,提高清潔能源消納水平。

圖/宋文輝 攝

中國風電產業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好的成績,主要得益于政策連續穩定,產業規模平穩增長,技術和商業模式穩中突破以及突出問題的有序解決。

今年中國風電依然保持平穩的發展態勢,市場繼續平穩增長,產業結構穩步調整,海上風電穩妥推進,分散式風電穩中突破,棄風問題企穩向好,技術研發有序推進,企業實力明顯增強,國際化程度顯著提升。

而面向未來,中國風電需要與社會、產業以及老百姓的生活融合起來,才能夠有新的發展,才會真正迎來風電新時代。

2019年風電平穩發展

自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頒布實施以來,特別是在“十三五”時期,中國風電產業獲得了平穩快速發展,為國家能源結構調整、經濟轉型升級和應對環境氣候變化做出了積極貢獻。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李創軍就在會上表示,2019年,中國風電依然保持了平穩發展的態勢。

今年1-9月,全國新增風電并網容量1348萬千瓦,其中海上風電106萬千瓦,累計并網裝機容量達到1.98億千瓦。同期,全國風電發電量289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

穩步發展的同時,產業結構也趨于合理。在2019年上半年新增并網容量中,中東南部地區占58.7%,“三北”地區僅占41.3%。在累計裝機方面,中東南部地區占比35.2%,同比提高近3個百分點,產業布局進一步優化。

海上風電也在這一過程中穩步推進,1-9月,海上風電新增并網容量為106萬千瓦。產業發展總體平穩有序,預計可以實現到2020年累計并網容量達到500萬千瓦的規劃目標。

同時,中東南部分散式風電開發顯現出巨大潛力。隨著一批項目的落實,分散式開發在提高風能利用效率、降低社會用能成本等方面的價值初步顯現,分散式風電將成為新的增長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棄風問題正在逐步得到解決,1-9月,全國棄風電量為128億千瓦時,平均棄風率為4.2%,較去年同期有大幅改善,同比下降3.5個百分點,尤其是新疆、甘肅和蒙西,棄風率同比顯著下降。

“經過多年努力,特別是電網企業加大風電等新能源跨省區外送,電力替代、提升靈活性等增強風電消納能力的措施,棄風問題得到有效解決。”李創軍說。

同時,風電行業企業實力明顯增強,國際化程度顯著提升,我國風電機組出口的國家數量從2007年的1個,增加到2018年的34個國家和地區,遍布全球的6大洲。

未來,風電行業正式進入平價時代,2021年后,陸上風電要全面實現平價目標。去補貼后,需要更好的落實支持風電發展的有關政策,需要從各個層面,包括各級地方政府和電網企業的積極配合。

李創軍表示,一是按照“放管服”的要求優化政府的服務。包括對分散式風電提供政府一站式服務,對分布式電源制定更健全的競價機制等等。二是改善公共服務。提高電網企業在接入和送出消納方面的服務質量。

三是調動地方政府積極性。通過非水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機制引導地方更好支持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四是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加強對保障性收購政策落實情況的監管,降低各類非技術成本,為降低成本、推動實現全面平價目標、提高整體競爭力創造條件。

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

面對平價時代,它的可持續高質量發展需要做些什么?

今年9月2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從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

這是實現電力市場化交易的重要一步,在取消煤電上網標桿電價之后,煤電上網電價將會進一步降低,這無論是對天然氣發電還是風電、光伏等,都將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這涉及到兩個問題,過去附帶補貼的項目,沒有煤電的基準之后,過去的補貼怎么辦?”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說,“我們正在給能源局寫一個建議,其中一個內容,就是這部分項目還是按照過去的標桿電價執行,補貼還是由國家來發放。”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新建立的平價風電項目,是否需要跟隨煤電的價格波動浮動。秦海巖表示,至少在電改的前一段時間還是需要一個火電的標桿電價。“固定電價對風能太重要了,風能的邊際成本是0。”他說,“鎖定價格,有利于減少不確定性對于貸款融資的阻礙。”

無論如何,平價上網時代必須也一定會來臨,對于企業來說,需要適應新的時代。

“我覺得我們這個行業如果想走得更遠,應該呼喚平價上網早點到來。” 遠景能源有限公司副總裁田慶軍表示,“開發商在過去的一年,因為補貼的拖欠吃了很大的虧,早一點平價讓風電回歸它的本質,回歸它新能源的本質,是對我們行業巨大的利好。”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