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民法典婚姻編三審爭議“替夫還債”:夫妻雙方簽字就是共同債務?

2019-10-23 12:35:38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王峰

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近日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進行三審,并于10月22日進行了分組審議。

這部只有80個條文的草案與人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尤其是其中關于夫妻共同債務的規定,由于在現實中出現了眾多借“鉆法律漏洞”而讓離婚后女方惡意背債的案例,更受社會關注。但相關條文直到三審,仍在審議時產生頗多爭論。

三審時,對這個注意到了負債弱勢一方權益的條文的意見出現反彈,審議者呼吁注意債權人權益。

草案二審稿第八百四十條之一規定,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簽字后就是共同債務?

10月22日分組審議時,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委員孫憲忠說,第840條之一第一款的第一句規定“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的債務屬于共同債務”。

對此,審議時出現多種意見:未共同簽字的債務也可能是共同債務;即使共同簽字的債務,也可能不是共同債務。

“我提出的問題是:如果雙方沒有共同簽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沒有追認的,是不是夫妻共同債務?法院能不能承認保護?如果夫妻商量好一方就是不簽字,以后不追認,又怎么辦?”

“我認為:夫妻共同債務是可以客觀認定的,你沒有簽字、沒有認可的,也還是共同債務,法律也應該裁判夫妻共同承擔。要確認這個理念。”孫憲忠說。

陳鳳翔委員也認為,“夫妻的共同債務應該是有客觀的事實,不能依據主觀簽名簽字來認定。”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曹建明建議進一步斟酌完善夫妻共同財產制度。“如草案條文將夫妻一方事后追認也作為共同意思表示的一種形式。司法實踐中,這類情形非常復雜。確有一方故意逃避債務,與夫妻雙方共同財產進行切割的問題。但如果僅從形式上只要一方簽字就認定是共同債務,也容易發生將復雜問題簡單化處理的情形。”

“如在實踐中,也常有夫妻一方自己個人或自己個人舉辦的企業舉債,最后故意或被迫把債務推到另一方的情形。同時還存在強迫另一方追認的情形。如一方因個人債務被采取強制措施或準備強制執行,有關機關或債權人要求其配偶追認為共同債務,并明示暗示不簽字有更嚴重后果。其配偶為自己或雙方免于強制措施或強制執行等后果,事后違心被迫簽字追認。”曹建明說。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標準

對于第840條之一第一款的后半句,即“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劉海星委員說,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界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

“這個問題看上去不大,但是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每個家庭狀況不一樣、生活水準不一樣,如果夫妻一方認為是生活日常需要而采購了一些超出日常生活需要水平的奢侈性需求,這樣一個債務讓另一方共同承擔,可能對今后的生活和出現離婚問題后導致財產或債務認定產生問題。”劉海星說。

劉海星建議對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設置可操作的認定標準,并且列舉規定相關情況,以便在司法實踐中有效運用。

邱勇委員則說, 第840條之一這個條文所討論的債務類型,都是有可能共同簽字或者事后追認的債務。但實際生活中發生了很多不是合同關系所產生的債務,比如侵權行為引起的債務。不是因合同關系引起的債務,到底怎么處理,建議考慮增加相關內容。

對債權人不利

草案二審稿的如此規定,被外界認為照顧了夫妻債務人中弱勢一方的利益,這是因為現實中出現了眾多離婚后妻子不知情甚至被惡意背債的案例,使得夫妻債務的法律規定成為“驚弓之鳥”。

據報道,2014年1月2日,小馬奔騰創始人李明突然離世,小馬奔騰沒有如期成功上市,"對賭"失敗。建銀投資公司與李明的遺孀金燕對簿公堂,北京市一中院2017年9月25日作出判決:基于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之規定,金燕因夫妻共同債務要在2億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丈夫去世、家中兩處房產被查封、家中三代只能租房子住。金燕說:"對賭協議"沒簽字,巨額的投資款并沒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自己也沒有持有過小馬奔騰的股權,為什么要我來承擔如此巨額的債務?"

“夫妻共同債務的設定,和以前相比有很大變化,這種變化和之前頻繁出現的被負債情況是相關的。但我的感覺,有點從一個方向完全走向了另外一個方向的感覺。”全國人大代表黎霞在分組審議時說。

“根據這一條的規定,債權人如果想讓自己的債權能夠獲得償還的保障,那么他就應該讓夫妻共同簽字,或者讓另一方事后追認。但是我們也都很清楚,能否做到這一點債權人完全是沒有把握的。”陳鳳翔委員說。

“如果作為債務人的夫妻關系正常,那么債權人不需要共債共簽或者事后追認,也能夠從債務人家庭財產中獲得償還,但如果債務人的夫妻關系不正常,或者夫妻之間有逃避債務的現象,那么另一方絕對不會事先共同簽字,事后也不會追認。因此,這條實際上給債權人增加了義務,對債權人是不利的。”陳鳳翔委員說。

第840條之一第二款則直接規定了債權人的舉證責任。“如果按照第二款的設計,由債權人去舉證,這個不現實,而且債權人的舉證能力是遠遠低于夫妻雙方的。”黎霞說。

黎霞介紹,“我們在司法實踐當中會碰到很多,夫妻一方在舉債時另一方是知道的,或者雖然他不知道,但實際他所舉的債務是用于家庭共同經營的。但是作為債權人的一方,我把財產出借之后怎么監督夫妻之間怎么使用這些財產?既然無法監督,如果夫妻雙方聯手對抗債權人的情況下,對債權人的保護就會非常弱。比如各方面信譽都比較好,其他人都愿意借錢給我,等我的信用、我的償債能力下降時,很容易就把財產都給配偶,債務都由我來承擔。”

編輯:王峰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