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時代 > 正文

藏區新觀察:“環境革命”激活鄉村振興

2019-10-23 10:19:29  新華社

深秋朝陽映照下的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知合么村,像一座精心雕琢的公園。廣場、廊道、涼亭連著一座座紅頂白墻的農家小院,青磚鋪就的村道像被拖洗過一樣干凈。

經過了盛夏的哺育,十月的草原,牛壯羊肥、牧民歡笑。

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內蒙古時指出,讓良好生態成為鄉村振興支撐點。自2015年開始,甘南州掀起一場“環境革命”,以全域環境整治為抓手,尋找生產方式轉型的長效之路,推動生態升級。

“環境革命”擦亮藏區“幸福感”

“過去道路沒硬化,牛糞糊滿墻,到處都是泥坑坑和垃圾堆。”桑老皺著眉頭回憶道。“一下雨,人就和泥搶鞋。”知合么村村民桑老親眼見證了幾年來村莊的巨大變化,取出老照片,對比之下感慨不已。

碌曲縣阿拉鄉田多村村民東努體會最深的是人畜分離和廁所、淋浴的使用,讓他感到真正融入了現代生活。“熱水一開就有,廁所隨用隨沖,和城里一樣。”東努家的衛生間和城市居民的沒有區別,白色瓷磚鋪地,一體化衛浴設施锃明瓦亮。

甘南州坐落在甘青川三省接合部,被視為西部最具自然魅力的地區之一。但長期以來,農牧村臟亂差積習根深蒂固,草原上、道路旁、河道中、水溝里垃圾隨處可見,“人與牲畜住一起,家里家外泥湯湯”。群眾的口袋鼓了、家里富了,但對生活變化的“體感溫度”沒有上來,“幸福感”沒有擦亮。

在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思想指引下,甘南藏族自治州2015年開始把“環境革命”作為全州工作的總抓手,以“全域無垃圾”為目標制定了幾十項標準,從草原、道路一直治理到灶臺、炕頭。

要改變傳統生活習慣很不容易。記者在甘南藏區經常看到這樣的情景:干部們下鄉,手里拿著一把垃圾鉗,做給群眾看,帶著群眾干;有領導抽完煙把煙頭一扔,往前走了幾步忽然又折回來,撿起煙頭裝進兜里。

幾年過去,現在的甘南草原,視線內不見一片垃圾,滿山滿谷的綠和青草氣息迎面撲來。游客到此第一句贊美往往不是“真美”,而是“真干凈”。牧民家里也一塵不染,用群眾的話說“地上落上根羊毛都忍不住撿起來”。

“自從環境整治后,實施了人畜分離,廚衛改造工程,感覺生活一下子被‘擦亮了’。”東努說。

“環境革命”激活鄉村振興

從蘭州出發,沿蘭郎高速進入甘南州后的第一個村子就是香告村。

香告村有300多人,其中80%為藏族,20%是回族和漢族。放了半輩子羊的村民才多開了一家牧家樂,這位曾經的貧困戶家里,一波波游客接踵而至。忙了一天,笑容就沒從才多黑黢黢的臉上消失過。

村子背靠的太陽山是才多增收的“底氣”。青山朗潤,廊橋飛跨,從山上流下的碧水淌成一條小河穿村而過。村支書鬧日加介紹,今年村集體收入僅旅游一項預計超過200萬元。

甘南作為全國的生態屏障,90%以上區域屬于限制開發區或禁止開發區,整體屬于生態脆弱區、災害頻發區、連片貧困區,保護與發展的矛盾十分突出。

同時,經過多年發展,草山資源已不堪重負,傳統農牧業難以為繼。另一方面,旅游資源“靚”而不優,環境臟亂,游客吃不習慣、住不自在,轉型發展需要突破瓶頸。

面對現狀,甘南州大膽探索,在“環境革命”的同時打造以“生態人居、生態經濟、生態環境、生態文化”四大工程為核心的生態文明小康村。截至目前,全州累計投入資金126億元,建設紅色旅游型、生態體驗型、休閑度假型、民俗文化型、特色產業型生態文明小康村1303個,全面提升了農牧村發展水平。

香告村是甘南州第一批建設的主打特色旅游的生態文明小康村,靠著“賣風景”2017年就實現整體脫貧。村民走出牧場,放下羊鞭,收入更高了。

甘南州規劃,“十三五”期間,要建設1500個生態文明小康村,借助“環境革命”,向世人展示新甘南的美好形象。

環境嬗變激發幸福追求

甘南州把生態文明建設作為徹底改善農牧村綜合發展和推動鄉村振興的動力源,引發了從物質文明到精神文明的一系列嬗變,一條可持續發展的生態之路越走越寬。

甘南州碌曲縣尕秀村幾年前還只是一個雜亂的草原定居點。從去年開始,全村借助生態文明小康村建設,成為甘肅省旅游示范村,391戶居民有65戶開起了藏家樂、牧家樂,當年實現集體收入320萬元。去年下半年,村里建設的大型旅游配套設施“曬金灘帳篷城”投入使用,引入兩家大型旅行社參股。今年預計實現旅游收入800余萬元。

2016年,甘南州游客人數突破了1000萬人次,同比增長30.27%,旅游綜合收入達到46.78億元。2018年,甘南州旅游人數和旅游收入持續保持雙增長,全年接待游客1217.2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57.04億元,比上年增長13.6%。

在鄉村振興的背景下,生態發展正在轉變成一種有品格的力量,不斷激發著藏區群眾追求幸福生活的動力。

瑪曲縣歐拉鄉班禪新村才多一家去年自發加入了當地的生態志愿者隊伍。植樹、植草、在草原上撿拾垃圾已成為他們的自覺行為。才多和妻子也開始關心自己的生活品質,他們打算把攢下的錢送孩子上更好的學校。

“環境變了,人心也變了。是美的生態激發了群眾追求幸福的動力。” 甘南州州長趙凌云說。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