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2020年中國經濟前瞻: 是否“保6”成關注焦點 寬財政穩貨幣將是主基調

2019-12-10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前瞻2020年中國經濟

2019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下行壓力有所加大,在國內一系列“六穩”政策和改革開放措施作用下,全年有望實現6.1%左右的增長。即將進入2020年,這一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而對于2020年是否需要“保6”,市場展開了討論。不過,多數機構預測2020年經濟增速將在6%左右,同時,也有機構認為,只要保持就業穩定、居民收入增加、經濟發展質量逐步提高,至于2020年經濟增速在6%左右,是略高還是略低,都是可以接受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按照慣例,政治局會議之后,將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該會議將總結2019年度工作,并提出2020年度工作的總體要求和主要任務。

在此之前,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經濟增速已回落至6%,市場高度關注未來經濟增速是否會“破6”。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雖不會提出具體的經濟增速目標,但將形成前瞻性指引并對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等宏觀政策定調。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2020年經濟增速目標或將設在6.0%左右。鑒于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宏觀經濟政策將呈現“寬財政+穩貨幣”的搭配,尤其將以積極的財政政策為主。2020年新增地方債發行規模或將超過4萬億,成為穩基建、穩增長的主要力量。此外,亦需通過改革穩增長。

“2018年經濟增速目標為6.5%左右,2019年為6%-6.5%,按這個趨勢來看,2020年的經濟增速目標估計會設在6%左右。”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12月9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其中一個重要經濟目標是2020年GDP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一套指標體系,是否完成需要全面評估,而目前‘十三五’規劃主要指標進度符合預期。” 光大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文朗表示,“在2019、2020年GDP增速分別為6.1%、5.8%的假設下,完成總體翻一番的目標應該問題不大。”

是否需要“保6”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GDP同比增速連續兩個季度下跌至三季度的6.0%。不過11月出口增速、PMI數略有回升。

“經濟增速下行一方面是基本面使然,另一方面也體現了統計‘擠水分’,重‘質’而不重‘量’的理念日益清晰。”張文朗稱。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按照十八大確定的目標,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比2010年翻一番。12月6日政治局會議亦提出,要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

張文朗表示,在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為了單一指標而大幅調整政策的可能性較小,而且第四次經濟普查后上調了2018年GDP,并將調整歷史年度GDP,這說明統計質量的改善,也意味著GDP離翻番的目標更近。

他測算稱,在2019、2020年GDP增速分別為6.1%、5.8%的假設下,2020年人均收入或較2010年增長100%以上,而GDP或較2010年增長99.7%,完成總體翻一番的目標應該問題不大。

如果依照這一測算,2020年全年經濟增速低于6%也可完成翻番的目標約束。

不過,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會委員余永定近日撰文表示,中國經濟目前最突出的問題是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這必然影響經濟結構調整。現在財政狀況惡化和經濟增長下降這兩害之中(如果是“兩害”),寧愿讓財政政策導致財政狀況暫時惡化也要穩住經濟增長,不能讓經濟增長速度再突破6%這個界限了。

這一建議引起市場對經濟增速是否“保6”的爭議。財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表示,明年GDP無需“保6”:一是翻番要求下,2020年經濟增速為5.50%-5.97%即可達到。此外,目前就業穩定,調查失業率不超過5.5%——就業穩就是最大的“進”。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12月7日在第十七屆中國改革論壇上表示,2020年到2025年中國的潛在增長率基本上都在6%以下。因此核心在于,是用刺激性辦法“保6”還是用改革的辦法“穩5”。

財政政策為主

雖然市場對經濟增速是否“保6”仍有爭議,但適度進行逆周期調節卻有一定共識。

12月初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亦指出,要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結果導向,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有效性,運用好逆周期調節工具。

“在穩增長的大方向下,財政、貨幣政策的力度會較為溫和。此外,‘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有效性’,意味著明年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結構性特征可能更為明顯。”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表示。

按照往年慣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對來年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進行定調,但相關量化指標將在來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披露。“目前來看,2020年仍將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但財政政策會是主導,因為效果更為明顯。”李迅雷表示。

貨幣政策方面,今年央行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通過LPR報價改革來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改革后,央行在11月首度下調了MLF和逆回購利率,有效帶動銀行貸款利率下行。

明明表示,明年貨幣政策邊際寬松的方向不變,但節奏和力度上會更加靈活:一方面是結構性貨幣政策更多地創設、完善和使用,另一方面是寬松政策不會一蹴而就。

財政政策主要關注赤字率和地方債發行情況。今年赤字率由2018年的2.6%上調至2.8%,離3%的赤字率紅線還有0.2個百分點。市場機構預計積極財政政策要求下,明年赤字率或將提高至3%。

余永定表示:“在穩定增長的過程中,財政政策應該起到主導作用。現實迫使我們不得不打破財政赤字占GDP比不能突破3%的門檻。事實上,3%的規定也并無堅實的理論根據。”

不過李迅雷稱,3%的赤字率沒必要突破,因為地方政府專項債不計入赤字。換句話說,可以在不突破3%赤字率的情況下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

如果按照3%的赤字率計算,明年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債的發行規模將超過萬億。專項債方面,近年來發行規模快速擴張,2016年、2017年其發行量分別擴張到4000億、8000億,2018年首度超過1萬億,2019年擴張到2.15萬億,預計2020年將超過3萬億。

綜合來看,2020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將超過4萬億,成為穩基建、穩增長的重要力量。張文朗預計稱,2020年基建投資增速可能達到6%左右,比2019年大約高2個百分點左右。

劉世錦則提醒,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中速增長平臺。中速平臺增速可能穩定在5%-6%,或者5%左右。

“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宏觀政策不可能改變潛在增長率。”劉世錦說, “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我們的宏觀政策并不緊,總體上還是比較偏松的。如果想繼續把宏觀政策放松,用一種刺激性政策試圖達到超過潛在增長率的增速,實際上是寅吃卯糧。”

他建議,從明年開始經濟工作的重點要放到挖掘新的結構性潛能的改革和政策調整上。他相應提出相關措施建議:通過城鄉要素流動加快大都市圈發展;打破行政性壟斷、改進低效率部門;促進產業內優勝劣汰、轉型升級;以創新帶動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價值產業的增長等。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