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社科院:2020年中國經濟預計增長6%左右,要防止房地產價格大起大落

2019-12-10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瀟梟

“2020年需要全面做好‘六穩’工作,使用好逆周期調節工具。只要保持就業穩定、居民收入增加、經濟發展質量逐步提高,至于2020年經濟增速在6%左右,是略高還是略低,都是可以接受的,都可以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雪松表示。

12月9日,中國社科院2020年《經濟藍皮書》發布會暨中國經濟形勢報告會在京舉行,李雪松代表社科院中國宏觀經濟研究中心課題組介紹了主報告內容。

臨近年末,當部分機構在爭議2020年中國經濟是否要“保6”這個問題時,社科院課題組給出了他們的答案。

社科院經濟藍皮書指出,2019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下行壓力有所加大,在國內一系列“六穩”政策和改革開放措施作用下,全年有望實現6.1%左右的增長,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表現比較好。在國內加大逆周期調節和加大改革開放力度的綜合作用下,預計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在6%左右。

社科院報告建議,2020年的中國應實施一套組合性的政策,包括加強逆周期調節、大力推動改革開放創新、管控好內外風險。風險防范方面,建議建立高風險金融機構市場化處置機制,防止房地產價格大起大落,還要緩解地方政府財政收支平衡壓力。

經貿摩擦對我國就業影響低于預期

2019年我國經濟預計增長6.1%,增速比2018年低0.5個百分點,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三季度經濟增速錄得6%,今年逐季回落的態勢下,市場機構在討論四季度經濟是否會“破6”的同時,2020年經濟增速是否要“保6”的討論也頗多。

這與世界經濟的運行態勢相一致,2019年全球經濟貿易增速顯著放緩,主要發達經濟體增速一直在下行,美國、歐元區增速降幅較大。像美國經濟增速從2018年的2.9%下行到今年的2.2%,回落幅度達到0.7個百分點。

社科院經濟藍皮書認為,目前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緊密相連,密切程度遠高于十年前。2018年以來,美國發起了經貿摩擦,對2019年全球貿易和全球制造業增速的影響,遠大于過去在產業鏈不夠密切時的影響。

像中美相互加征關稅之后,不僅中美間的貿易下降,而且通過產業鏈傳導到日本、韓國、歐盟,日本、韓國、歐盟貿易的下降幅度甚至比中美還要大。

通過采取一系列逆周期政策,我國經濟總體保持平穩,尤其是就業形勢穩定。今年前10個月,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193萬人,提前完成全年目標。今年各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最高錄得5.3%,保持在5.5%左右的目標范圍內。

“經貿摩擦對我國就業的影響是低于預期的,沒有出現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中國有兩千萬農民工返鄉的局面,同時就業情況還保持了韌性。”李雪松表示。

這背后有系列原因,包括勞動年齡人口和就業人口總量下降,就業壓力減輕;我國出口依存度(出口占GDP比率)明顯下降,從2006年的35%降至現在18%左右;中國經濟規模相較十年前顯著擴大,服務業占比提高,吸納就業能力提升;中西部地區發展較快,吸納就業能力明顯提升;穩就業政策對特定群體發揮很好的效應,新業態和靈活就業群體日益擴大。

社科院報告認為,經貿摩擦對貿易和工業生產的影響在2019年有急劇的釋放,如果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不再進一步加劇的話,2020年世界經濟有可能出現小幅回升。在國內加大逆周期調節和加大改革開放力度的綜合作用下,預計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6.0%左右。

“2020年,如果中美能夠較快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特別是如果能夠取消加征的關稅,則中國經濟增速將達到6%以上。”李雪松表示。不過,他也指出,這個不確定性比較大,談判的進展將隨美國大選走勢和美國經濟走勢而變化。

2020年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

在外部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加,國內周期性問題與結構性矛盾疊加,2020年我國經濟運行面臨的風險挑戰仍然較多。

社科院報告認為,2020年的中國應實施一套組合性的政策,包括加強逆周期調節、大力推動改革開放創新、管控好內外風險。

“因為逆周期調節對經濟的影響具有滯后性,所以要提前進行逆周期調節。逆周期調節要達到一定的力度,使得扭轉經濟下滑的態勢。”李雪松指出。

具體而言,這包括積極財政政策加力增效,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將2020年赤字率提高到3%左右,將專項債規模增至3.0萬億元以上,維持必要的基建投資增速;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在合理水平,適當提高社會融資規模增速,降低各類融資主體實際融資成本;持續實施就業優先政策,加大技能培訓力度,穩崗增崗擴就業。

“不能為了逆周期調節、為了穩定而放水,這是不可取的。我認為,中國主要的問題還是結構性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宏觀調控要發揮作用是非常困難的。”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祝寶良在發布會上表示。

我國經濟有哪些結構性問題呢?祝寶良現場舉例表示,在今年大規模減稅的背景下,我國整體工業利潤反而下降了10%左右,這反映出部分企業經營出現困難。這里有供給側的原因,包括技術水平偏弱、技術保護、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

祝寶良還指出當前消費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2019年以汽車為代表的消費出現下降,反映部分居民消費結構有所降級,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中間收入階層居民收入增速很慢,問題出在收入分配結構上。經調查發現,中間收入這群人包括了城市居民中的個體戶,大約有2億人。這部分居民買房后,大量錢用于還房貸,導致汽車消費不足。

“在中國未來一段時間,一定要處理好中小微企業的發展,這部分人的收入增長非常重要。不解決這一部分人的問題,不踏踏實實把企業發展壯大,想去挖掘消費潛力比較困難。”祝寶良指出。

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平表示,穩定經濟增長是有代價的。這個代價表現為兩個負債的快速增長,包括基建投資帶來的地方政府債務增長,以及房地產拉動經濟帶來居民部門負債的增長。

“如果現在不能在產業部門上進行大規模的結構改革,推動制造業創新和服務業效率提升,我們將遇到所有經濟核心收益獲取能力都在下降。”張平指出。

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會議指明了2020年的重點工作,其中包括要加快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推動農業、制造業、服務業高質量發展,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提升科技實力和創新能力,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編輯: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快乐十分害人例子